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藏本站

yy链接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回复: 0

戏子

[复制链接]

3614

主题

3614

帖子

0

精华

大湿

Rank: 3Rank: 3Rank: 3

可乐
7266
鸡腿
0
性别
保密
注册时间
2018-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7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8-12-8 01: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戏子
      
   
      
      
    在日本叫,在美国哪家医院能治好白癜风是,中国叫小姐,在全世界范围内它都有一个当地的称呼,而且每一个男人都会懂得这个词语,这是一种职业,张爱玲说:以美好的身体取悦于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也是极普通的妇女职业,那些为了谋生而结婚的女人全都可以归在这一类。我服了张也是因为这样,她可以如此曝露的将这层含义表达出来,不用任何一个淫秽的字眼,但却能深刻感受到它的残酷。妻子,小姐,二奶,情人在上面那句话里,好像变得毫无区别,都是女人,都是要栓在男人身上的,这又要从那个久远的传说中得来:上帝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做了一个女人,取名为夏娃。
      
      
    戏子
      
    张的戏文里,每每出现的女子,都是那个古董盒子里的悲剧,她们柔弱,但又有韧性,为着爱情,为着人生,她们有不一样的命运,却难逃相似的结局,是不是因为张本身就是一个终生苦命的女子,所以她笔下的女人也都步其后尘,要演一段富有张氏情调的人生之戏,或者只因为每个女子的心里都藏着一个男人,而无法释怀罢……如果把这些女子都拿到现代来做戏子,想必这出终究要更加凄悲。
      
    用不着燃一炉沉香屑,来听一个故事,因为我讲的戏子已不是三十年代里,伴着咿咿呀呀的胡琴,胭脂粉扣,碎步轻迈的舞台戏子,不再需要这屑的烟雾来营造气氛。毕竟,那个古董似的老上海已经随着张爱玲的故事而永远的尘封了。
      
    我是一个极致平凡的人,所以我只有生活,没有故事,回味不出古韵,但突然发现有一位女子叫“流苏”,她的普通俗雅,终于抵合我的平凡,她要靠一个男人来提升自己,又是那样的矜持,我又如何,靠的是男人的欣赏,而且是任何一个男人,但我从不是提升,也不需要矜持,只是生活在21世纪。而古今不再,怎可并肩提论于此,我想生活依旧,本来就是照旧,只是骨子里又荡出些许不实在的幻想,所以终日不得安……
         
    每天有一个平凡的开始
      
    吸烟,陪酒,出台,这是刘素的工作形态,情况好的时候,被一个有涵养的人带出去,也许会有一夜好心情,但大多数情况下,是一群缺乏生理安慰的动物,但刘素要的是钱,她需要钱,需要体面,需要撑起那不再有的面子,但却不知道为什么需要。刘素,个性,另类,总带着冷漠的眼神,尤其是抽烟的表情,令人不自觉的感受出一股不是今生的决然。
      
    今天是周末,想来生意会不错。
    睡到两点,起来,冰箱里空空如也,下楼在C-STORE买了火腿肠,牛奶,和过桥米线。白开水煮米线,然后拌入作料,洒上不规则形状的火腿丁,最后是香油,为了保护皮肤,刘素从不开火做饭,享用完一天中的第一顿,已经是三点多。接下来是敷脸,有时候是王靖文飘渺的声音,有时候是齐豫天籁的呢喃,但更多时候她会听比较颓废,比较暴烈的音乐,这样可以让身体保持兴奋状态,释放热度,毛孔绽开,面膜的营养也更容易吸收进来。一般是五点左右,刘素会开始挑衣服,上妆,今天她穿的是一套托朋友带回来的仿韩式校服般的百褶黑裙,做小姐穿成这样,确实夸张得有点匪夷所思,而男人们的习性对于刘素来说,已经掌握得滴水不漏,越是不可思议越是让人想占有。站在镜前,偷偷的耻笑,想象着自己是一只穿着纯洁校服的孔雀(孔雀同类凤凰,凤凰的远古祖先为鸡)。在镜前抽烟,然后审视这年轻的身体,及布料后的那轮清晰。刘素依稀记得朦胧的少年时期,她已开始知道身体的诱惑,那时趁着父母出工在外,经常逃了课回家,脱得光溜溜的,泡一个澡,然后穿上妈妈的老式高跟鞋,肆无忌惮的在屋内走动,鞋跟发出的金属敲击地面的声音,让她兴奋不已,俨然将自己看成是一位优雅的成熟女子,路过镜子时,发现自己红润的身体和开始有了一点点凸起的花蕾般的,不禁脸红心燥的感觉。幻觉中又出现那面目全非,满头满脸充斥着有些霉臭扑鼻的脂粉气味,耳边再度响起一首古曲,那是属于哪个年代的女戏子,那咿咿啊啊的呻吟,无休止,扰乱神经,摇曳邪恶,镜中的身体随风抽摆不停。
    这亦真亦幻的梦境从儿时起一直跟随着刘素,直到现在仍然,好似她便是那女戏子……
    打乱这回忆,刘素继续回到现实,出门前忘了关掉水龙开关,她竟没有回去,就让它淹了吧,刘素脑海里忽然蹦出这样的词语“水漫金山”,只是没有了美丽得心疼的白娘子,诡异的笑容在嘴角散开,一阵轻风入地下铁……
      
    生活
      
    在这个时代,锁在家庭里的女人非常自傲,因为她们认为她们抓住了一个男人,于是就有了可以慰籍此生的理由,是一个守得妇道的贤妻良母,完成了一项事业,可以不悖常理的生存着。
    而刘素通常被称为是不耻的生活着。
      
    七点,刘素到了这城市的最繁华地段,“孽香据点”夜总会,她工作的地点,也是猎取荒唐夜色的消磨石。酒吧刚刚营业,但已有一股夜雨将来的气息,每个小姐在这个时候都在后台补妆,出门的妆是愉悦这个城市的,到这里后的妆是要给这个城市里的男人看的,女人不上妆不会死,但小姐不上妆就当是没有泡出味儿的茶,或许有素面的天生丽质,但大部分觉出一道理,画了妆后,人性会在这一层胭脂水粉后面变得更加狂野起来,好像是带了一副面具,你也敢去拦截运钞车一样,对了,这便是动物们的伪装。怎么知道在古代的戏子已通熟这样的道理,厚厚的脂粉下埋葬了一个圣洁的灵魂。
      
    柳振泰
      
    渐渐人声鼎沸,夜的黑给了这个城市勇气,让它可以在白天的秩序中脱离,开始躁乱起来,而且毫不退缩,也毫无寄托。三号的吉娜来自越南,拥有一身金麦色皮肤,眼睛深邃,抽又细又长的英国贵族烟,听说一年前曾被一英国绅士包养,过着极奢华的生活,只可惜好景不长,很快就结束了,而且是出于一个可笑的理由。英国绅士的祖父是一个美国人,还是曾经越战的一个小将领,可想而知,当一个拥有这样历史的军人祖父得知自己的下辈竟然与他的敌人亲吻,拥抱,抚摸,甚至可能成为他的家人,这让时光永远停留在战争中的老人热血沸腾,据说还多次因为此事而犯病进院,绅士哪承受得住这样的威胁,男人的懦弱可以有很多正当甚至是高尚的理由,比如孝顺。夸张的说,吉娜是一个战争后遗症下的牺牲品,但毫无疑问,这是迟早的事,因为至从童话世界被格林兄弟带走后,住在城堡中的公主生活也结束了,现代被男人养在金色城堡中的女人都不再是公主,而是一个新名词,叫“二奶”,而且是朝不保夕,真是一个怪异的称呼。外间有人在叫“三号坐台啦,王老板来了,在二楼八房。”(坐台是小姐去包房陪客人喝酒、唱歌的词语,如果要被客人带回去,就叫出台,而吉娜是出台率最高的小姐)。吉娜丢掉细长的烟头,用高跟鞋狠狠地搓了几下,无辜的烟丝扭动着穿肠而出,好似吉娜窈窕的身躯,晃出了化妆间。
    “听说那个王老板是一个地产大亨,这个越南婊子总能勾搭上这种肥肉,真是够贱”。其他女人对她的辱骂已不是一天两天,但她始终是一副清风傲骨的表情,这让刘素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兴趣,而且吉娜代表的就是越南,对于刘素来说,越南是一个神秘而荒凉的词语,是一个被战争和阳光肆虐的国度,也是梦里经常到过的地方,所以在这些女人中,也只有刘素会和她讲话。 “十号,二楼八房还差一个小姐,你去。”刘素是十号。领班像一只高傲的孔雀,看人都是俯视的,在这群肮脏的小姐面前,她以为她很圣洁。以往这个自以为是的孔雀从不把刘素放在眼里,也不会主动带她介绍给客人,今天比较怪异。但因为刘素长得讨巧,通常都是客人卿点的对象。刘素连谢都没说,直接从领班堵着的1/3扇门中斜插了出去,领班的脸也白了一半。
    比起其他的房间,八号房里没有乌烟瘴气,唱歌的声音被调到了最小,吉娜和一中年人坐在一起,看来应该是传言中的地产大亨了,听别的小姐说,他应该有六十多岁了,但现在看起来只有三四十的样子,确实是有钱人,不知道多久拉一次皮,刘素冷哼了一声,她觉得她视金钱为粪土,视有钱人为粪土中的屎克虫,然而她正是需要这粪土滋润,这屎克虫耕耘的一亩良田,想着这个比喻,刘素的脸上闪现出一丝浅浅的古怪的笑痕。有一双眼睛发现了这丝笑容,并且在光线暗淡的空间中穿达过来一种不可抗拒的炙热余光,刘素不禁寻找起那余光的来源,若大的包房里,还坐着一个男人,自斟自酌。古时,这种男人形象应该叫倜傥,那份炙热而吸引的眼光就来自于他。吉娜把刘素拉过来推在那个男人身边坐下,“柳先生,这是素素,我们这里最好的小姐,你可要好好对待啊。” “凡是娜娜的朋友,怎么都是一个个如花似玉啊,衣服也不同一般,很是新颖啊,呵呵,不错不错,世侄,这个满意吧。”王老板嘴巴像揩了油一般,一副献媚神态,好像举着一个的女人来供奉给上帝一样,按道理一个地产大亨没有这样贱态百出的机会,想来这姓柳的男人是有来头的,可能是哪个国家的王子呢,机会来了,刘素这样想到,便说:
    “哦,柳公子是何方神圣,令王老板都崇敬不已哦?”
    “普通一浪北京中科白淀风医院荡人而已,我叫柳振泰,你可以叫我振泰。”
    “哪敢,我们怎么能直呼其名呢。”
    “没事的,素素小姐是哪里人?”
    “江浙一带,先生您呢?”
    “江浙好地方啊,好水养人”
    “你还没说你是哪人呢?”
    “江浙有个水庄你知道吗?”柳振泰咄咄逼人的探知刘素底情,但将自己藏得非常深,一副老江湖的模样溢于言表,刘素知道这种人很难抓到手,刚开战便处于下风,想来要扭转战术才行。
    “水庄,当然知道,柳先生去过水庄?还有这样深刻的记忆,应该是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吧。”
    “也不是,只是模糊得记得江浙有这样一个地方而已,这就是名气所至。”
    “那就是说你没去过了,想来奇怪,我曾去过,只是当时年纪很小,已没有太深记忆了。”事实上水庄给刘素心里留下复方利多卡因乳膏价格的阴影是非常深刻的,要知道刘素便出生于水庄,只是后来跟随母亲迁至北京,投奔母亲的第二个丈夫。突然刘素想起了某件可怕的事一般,是的,经常出现在幻梦中的那个戏子与歌曲,那个情景,和水庄蜿蜒的门前河流,那一排排高高低低,经历了几千年洗刷的木楼矮房子,竟是那样的吻合。她不敢往下想,害怕勾起某段已遗忘的回忆,那些发生过的或根本只是梦境里的前世今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yy链接库    

GMT+8, 2018-12-17 11:0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