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藏本站

yy链接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回复: 0

母与子

[复制链接]

3949

主题

3949

帖子

0

精华

大湿

Rank: 3Rank: 3Rank: 3

可乐
7940
鸡腿
0
性别
保密
注册时间
2018-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9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8-12-7 22: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与子
      
   
      
      玉儿和宇儿
    玉儿是我,一个心性平淡却又命运多桀的女人;宇儿是我儿子,一个顽皮淘气活泼可爱的小Baby.
    (一)
    清楚的记得那是2000年5月23日的傍晚,上天似乎知我痛失爱子之伤痛,让美丽的晚霞伴随爱儿还我再为母亲的愿望。腹部是那样的痛,撕心裂骨,汗水如雨,淋湿了我的头发,模糊了我的眼睛,亦模糊了我的思维,只听有人说:“使劲,努力吧!再努力!”……
    “苦啊!苦啊!苦啊……”一阵清亮的婴儿哭叫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轻轻展开了笑容,心亦从空中轻落于地,疲惫不堪的玉儿我已悄然不知,只是默默地微笑着,好美好美!这是后来听妈妈讲与我的。
    当我醒来的时候,看着身边睡得正香的宝宝,眼睛轻轻地闭着,脸上的皮肤略有点皱,可爱的小鼻子一张一合,小小的嘴巴紧紧地闭着,如红红的小樱桃,鲜艳极了。天生的卷发紧紧地贴在可爱的小脑袋上,人见人爱。这就是我的儿子,是的,这不是梦!我想伸出双臂将他抱起,却是不能办到,没有一丝力气,难道我真的是这么的没用啊?
    一旁静静看着我的亲人   妈妈轻轻端着一碗热热的饭,“玉儿,吃点东西吧!”无力的手却怎么也端不住啊。这时爱人忙挤过来,细心地端起那饭,一勺一勺地,看着我甜甜地吃着,真的好香啊!甜滋滋的心情如蜜啊!同时亦给儿子起名“宇”(“玉”的谐音,希望他在宇宙中展翅飞翔),我们叫他宇儿。
    谁知第二天,我的儿子   “妈妈,妈妈,快来啊,这是怎么了?”我着急地喊着。
    “噢,别急,别急,我让宇他爸去找医生。”妈妈不停地安慰我。
    想到上年已失爱子那痛苦万分的情景,我的心刹那间抽得很紧很紧,泪水不由地一涌而出。
    “别哭,别哭,我的女儿,你自己也很要紧啊。”妈妈依然是那么地担心。
    “宇儿他倒底怎么啦,快点,快点叫医生啊!”我已接近疯狂,什么也顾不上了。
    在爱人焦急的催促中,一下来了好多好多的人,产房的医生、儿科的医生、护士……不停地检查着,却没有一个人说话。这静寂,让所有的亲人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上,真是揪心啊!
    终于那位儿童专家说话了:“情况还好,快点转儿科,先放恒温箱治疗!”
    就这样,才与我呆了一天的宇儿被送进了儿童专用恒温箱。
    “血溶性黄疸”,多么可怕的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怎么会让我遇上呢?我难道真的是个不幸的女人么?上天啊,保佑我吧!我不停地向苍天祈祷,同时也坚决住进了儿科护理室,我要与儿子共同面对这灾难!
    一个小时过去了!五个小时过去了!十个小时过去了!二十个小时过去了!……
    时间就这样一小时一小时,我也同时随着时间在恒温箱旁静静地看着紫光灯下的儿子,丝毫不知困倦是什么感觉,尽管妈妈、爱人不停地催我休息,护士小姐好心地劝说。
    稍微吃了点东西,我又坐在了儿子的身旁。“宇儿,宇儿,妈妈与你同在这儿呢,别怕别怕,有妈妈呢。”我小声地给儿子说话,不停地讲好多好多好听的小故事,泪流满面。周围的所有人亦悄悄地哭了,看着傻傻的、疯狂的我。
    或许是上天听到了我祈祷,也许是医生真的医术高明,儿子苍白的小脸终于在第三天变得渐渐红润起来,小小的嘴唇一张一吸,似乎是饿了,护士小姐赶忙找到医生,不知与医生说了些什么,只知她轻轻地从温室里抱出了宇儿,轻轻地放入了我温暖的怀抱里。让他可爱的小嘴巴轻轻地噙住我那胀痛的,刹那间我清醒了,也有了充实与幸福的感动。宇儿笑了,吃饱了的宇儿甜甜地笑了!
    (二)
    在宇儿半岁前的那几个月里,为了以后参加单位的重新招聘时不出什么状况,我只好边哺育宇儿边自学各种知识,包括植物保护专业知识、法律知识和电脑等知识和技能,爱人单位的事也很忙,只好抽出百忙之中的妈妈来照顾我和小宇儿。
    就在宇儿刚满六个月的那天,我学完电脑回到家,看到哇哇大哭的儿子,赶忙抱起他喂奶,他却不停要摆头,不愿意吃我的奶啊,这是怎么回事?妈妈看到后笑了,轻轻接过宇儿将之放在床上,让他躺平。
    “试试让他吃点其它东西,或许   将菜汤泡好的馍挟了一小块,小心地放入了宇儿的嘴里,那小嘴不停地蠕动,然后一口就吞了下去。看他迫不及待的样子,我又好气又好笑,哈哈,原来他要吃这个啊!看来是河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我粗心了。一会儿半个馍就吃完了,再也不哭了。
    就这样,宇儿告别了我,告别了母乳,与母亲回到了我的老家。
    (三)
    有子方知父母恩,教子方知父母心。为了让宇儿有更好的居住条件,为了让他有更好的学习环境,我以最快的速度上了班,然后拚命地工作,还找了份兼职差事。爱人亦是如此。
    辛苦不会白费的,当然会有收获,口袋慢慢地充实了,宇儿也慢慢地长大了。
    在宇儿二岁多的时候,我们拥有了自己的房子,并且考察了这儿所有的幼儿园,为了给儿子一个最好的乐园。
    还记得我们接儿子的那天,天下着密密地细雨,风儿轻轻地吹着。妈妈无声的泪水悄然落下,爸爸已悄悄地避开了我们,怎么也找不到。如我上大学时离别之景又重现了。宇儿只是撕破喉咙地大声哭啊,不要我这妈妈,他只要爷爷和奶奶!
    “宇儿,宇儿,这是你妈妈,跟你妈妈走吧!”妈妈轻轻地拍拍宇儿,将宇儿的手交给了我。
    “不,不,我要爷爷,我要奶奶,爷爷奶奶救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宇儿奋力中科白癜风让寒假不白过挣脱了我的手,一下扑入妈妈的怀中,哇哇大哭。
    外面的车不停地响着喇叭,催我们快点回去。儿子却迟迟不肯跟我走。我心神俱疲,却又无可奈何。泪水无声地滑落。
    雨,还在不停要下着,越来越大。
    “走,跟你妈走,听见没有!要不,我再也不要你了!”看着无助的我,看着泪流满面的我,妈妈脸色一紧,给宇儿下了命令,将他塞入我的怀里,扭头关上了门。不再理会痛哭的宇儿。
    相见时难别更难!为了我这个不孝的女儿,为了她心爱的女儿,妈妈只能这样了。她何尝不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呢?
    我紧抱着儿子,冲进了大雨中。让风儿带走我的心痛之痕,让这雨水清先的的心泪吧!脸上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只有揪心的哭声。
    (四)
    我们将儿子送到了我们小城最好的幼儿园   开学那天天气真的很好。微微的风儿送我快乐的心情,太阳是如此的妩媚,空气是如此的清新。我带着宇儿穿过中心广场,走进了幼儿园。
    看到那么多的新奇的玩具,看着那么多的小朋友开心地玩乐,滑滑梯、转转椅、蹦蹦床……一直与我闹别扭的儿子一下显出高兴的神情。
    “啊,真好玩,我要玩,我要玩。”他还不肯叫我妈妈。
    “好,你要喜欢你就去吧!”虽然有点失望,可看到儿子开心的笑容重新出现,我的心全是暖暖的感觉,毕竟他是我儿子啊!
    他欢呼着冲向了滑滑梯。小心翼翼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慢慢地往上爬,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摔下来了。我的眼睛一直看着他,随着他的身影不停地移动。看来他毕竟有点小啊,只能手脚并用才能上去的。
    好不容易爬到了梯顶,看着光光的滑道,是那么的高,那么的滑,他的小眼珠不停地转磁卡,很是犹豫,却又羡慕旁边飞快爬上滑下的小孩子。
    “没事的,先坐下,象其他小朋友一样,滑下来不会有事的,妈妈相信你。”毕竟是第一次接受新玩具,我只能轻轻鼓励他。
    好久好久了,许多小朋友都停下来等他,看着那么多小朋友,宇儿有点不好意思了,略带羞涩地轻轻坐下,挪到了滑道口,小手小心翼翼地扶着滑道的两边,“哗   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已经不知多少次了,动作慢慢地熟练了,宇儿终于大声笑了:“妈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全然不顾满身满脸的沙子。
    看来,儿子心中障碍亦渐渐地消失了,他已开始叫我“妈妈”了,不是么。我无声地笑了,是北京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咨询那么地开心。
    (五)
    心的相融不是那么容易的,还要经过时间的考验。
    每天从学校接回宇儿后,我都要认真地检查他的作业,按老师的要求教他学一些简单的唐诗与儿歌。刚开始,宇儿学得很认真,记忆力也好,很快就记住了好多呢。你听他随口就来: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催又生。”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昆明儿童白癜风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国旗国旗红红的,五颗金星黄黄的,升上天空高高的,我们的心中甜甜的”
    ……
    童音清脆,朗朗上口。得到了老师的表扬。宇儿很是高兴。我亦渐渐地放下心来,以为生活就会是这样慢慢走向美好的。
    可是有一天晚上,天下着很大很大的雨,爱人亦有事不能回家,所以家里就剩下了宇儿和我两个人。
    吃完晚饭。我与往常一样要检查儿子的作业时,他突然提出要看电视,而且是那么地坚决。
    “作业呢,我看看。”
    “没写完,我不想写了,也不想背了,没意思。”
    “为什么?”
    “就是不想做,我想爷爷奶奶。”
    “好吧,等周末了妈妈带你回去看他们好么?”
    “不,我不,我现在就想他们,他们总是说我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而你总是让我学呀学呀,我烦!”
    “什么?”
    他不说话了,竟自已去开电视机,全然不看的脸色渐渐地变得很青很青,很难看的。
    “不行,不许看,听到没。作来先做完再说!”
    “不!不!不!我就不!”
    我们两个一个比一个犟!看来还是奶奶说对了啊!我们的祖先一定是在什么穴上,后辈们才是这么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犟啊!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了儿子的脸上。
    “我要爷爷,我要奶奶,你不是我妈妈,你出去!”宇儿大声哭闹着。
    我猛得拉开了门,一口气直冲下了楼梯,冲入了黑夜的雨中。
    天,是那么的黑,伸后不见五指;雨,是那么的大,似从天下倒下来的。几秒钟的时间我的身心已全部淋透了,我漠然了。只是呆呆地站在雨中,一动也不动。一切刹时定格,只有一个无助彷徨的我。
    “孩子,快点回家吧,不要生病了。”温和的声间来自一楼可亲的大婶口中。她不知何时发现了我,为我撑起一把可挡风雨的爱伞。默默地陪着我,轻轻地劝说着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yy链接库    

GMT+8, 2018-12-19 04:1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