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藏本站

yy链接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回复: 0

蝶与蝉

[复制链接]

3943

主题

3943

帖子

0

精华

大湿

Rank: 3Rank: 3Rank: 3

可乐
7928
鸡腿
0
性别
保密
注册时间
2018-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9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8-12-7 22: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蝶与蝉
      
   
    龙星从未做过那么完整的一个梦。
    以前,梦常常是他写作的灵感源泉。一些梦里散乱的情节,经过自己的增补和组织,会成为一篇完美的小说,但从未有过一个梦,像这次一样完整地在梦里呈现出所有情节,使得龙星甚至不用加上自己的任何多余想象,就能记述出一个如此诡异惨烈的故事。
    在这个梦正式开始之前,有一个前奏,那便是龙星在两天内相继梦见蝶和蝉。
    蝶和蝉是两种绝对不同的生物,无论从生长繁衍的季节,还是从生存的地域来讲,都有着很大的差距。龙星梦见的那只蝴蝶,洁白、柔弱,在花丛中翩翩飞舞,但照耀花丛的,却不是春天明媚的阳光,而是冷冷的秋月辉光。龙星从未见过在月光下飞舞的蝴蝶,只觉得那只蝴蝶是那么美丽、孤单,带着一种向明月飞升的灵气。第二天,龙星梦见的蝉却是灰黑色的,贴在烈日下的树干上,不停地鸣叫,叫声非常凄厉,与龙星听过的蝉声不同。那只蝉所发出的声音,仿佛是一个冤魂附在蝉身上,借蝉的嗓音诉出冤屈。
    龙星直觉,梦中的蝶与蝉是有着某种生命关联的。
    第三天,龙星便想以蝶和蝉为主角写一篇诗歌或者小说,但奇怪的是,一向文思泉涌的他,竟然一字难以下笔,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文才枯竭,而是由于他忽然有一种神秘的预感,关于蝶与蝉的梦,还没有正式开始,还要很悬念地继续下去。
    果然,第四天,床头柜上的半杯白酒还未喝完,他便梦见了那个女子。
    女子一身白衣,长长的黑发直披到腰际,惨白的鹅蛋脸没有半丝血色,但通过那浓密的睫毛和闪烁的玉眸,龙星知道她绝不是鬼魅,而是人,活色生香的女人!
    龙星听到自己在梦里问她:“你为什么要来血刀帮?”
    那女子淡笑道:“因为血刀帮提供给的薪酬,达到了国际水准。”
    龙星道:“这么说你是一个?你叫什么名字,说出来,我听听是否在江湖上有名?”
    那女子道:“我叫柳枯蝶。卢帮主一定听过我的名字。”
    龙星笑道:“你就是十六岁便名满江湖的女柳枯蝶?很好,很好。不过想入我血刀帮,必须有一点见面礼,你可带来了?”
    那女子将一个黑胶袋扔到龙星面前的桌上,两颗人头滚了出来,那竟是两个少年男女的人头,模样清秀,大约都是十二三岁年纪,颈口的血迹未干,瞳孔大张,脸上表情极为惊怖。
    女子淡淡道:“这两个孩子是兄妹俩,一个叫楚冰,一个叫楚灵,是卢帮主的大仇人‘九天飞狐’楚凌风的子女。听说卢帮主找了他们整整十年。我今天把他们给卢帮主带来了,不知这个见面礼如何?”
    龙星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这个见面礼实在很大,我很高兴,很高兴。当年我杀了九天飞狐,却让他的狐朋狗友把这一对子女救走,使我没有斩草除根。我曾悬赏60万美金来要这兄妹俩的人头,十年来杳无音讯,却不想今日被你这只骚蝴蝶得手。很好,很好。我不但要准许你加入血刀帮行列,还要遵照诺言,给你60万美金的奖赏!”
    龙星醒来后惊疑万分。
    他虽然在以往的梦中担任过不少不同的角色,但这是第一次梦见自己是一个什么帮主,而且,这个帮主显然是个反面的邪恶角色!
    这是否说明,在自己的人性深处,潜藏着邪恶的种子呢?
    第五天晚上,龙星梦见自己收容了那名女,而且喘着粗气,把她光滑的胴体压在自己身下。在这晚的梦中,龙星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原来自己叫卢大坤,武功高强,心狠手辣,组建了江湖第一组织“血刀帮”,收取高额薪酬,在全世界进行刺杀活动。柳枯蝶是第一个主动来投靠血刀帮的,也是帮中女里武功最高、容貌最美的一个。龙星听到作为卢大坤的自己对柳枯蝶道:“从现在起,你是我帮中最出色的,因为你不仅很好地完成了每次的刺杀任务,还额外很好地服侍了主子。这次我给你100万美金,要你去刺杀一个人。”
    柳枯蝶问道:“刺杀谁?”
    龙星梦见,自己与女对话的场所,是在一个极度隐秘的石室之中。这个石室,除了卢大坤,柳枯蝶是第一个进入的人,因为帮主的肉欲和宠爱。
    “刺杀   话说到这里,梦就醒了。龙星觉得自己的预感是准确的,在这场怪异的梦中,不仅有蝶,还有蝉,尽管这个蝉的角色,自己还不了解。
    在第六天晚上入睡之前,风大师来到龙星的小屋,跟龙星下了一盘围棋。
    风大师是这片租房后山小庙里的和尚,庙里香火早断,原来的十几个和尚也早跑光,只剩下风大师一人独守小庙,靠在半山腰种几亩薄田维生。风大师在居民眼中是个疯疯癫癫的大胖和尚,但在龙星眼里,却像个弥勒佛,因为龙星发现,风大师的佛学功底很深,通梵语,不但能熟背几十种经卷,还能不断地自我修持。
    风大师喝着龙星打的便宜散酒,一边在棋盘上落子,一边笑呵呵地道:“看你精神状态不好嘛。这几天是不是没有睡好?”
    龙星叹道:“是。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坏人。我正想请大师解一解我的梦。”
    风大师听龙星描述梦中的情形,笑道:“不用奇怪,这很正常,很正常。看来、、、、、、我借你读的那本〈楞严经〉有效果了。”
    龙星奇道:“这关〈楞严经〉什么事?”
    风大师笑道:“我先不说,不说。你把这场梦做完,或许就能明白。”
    在第六晚的梦中,龙星明白了自己为何要杀叶蝉。
    叶蝉是卢大坤的保镖。说是保镖,其实只是个陪衬。卢大坤的武功,远在叶蝉之上。卢大坤经常把叶蝉带在身边的原因是,叶蝉是个美男子。
    卢大坤不仅好女色,更好男色。
    叶蝉便是他自小养育的娈童。
    柳枯蝶第一次见到叶蝉的时候,震惊万分,简直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么美的男子:高大的身形,棱角分明的冷峻脸庞,那抹挂在嘴角的冷冷微笑,更是能勾取任何少女的魂魄。
    在一次享受了柳枯蝶的胴体之后,卢大坤慢慢点燃烟斗,忽然问道:“你很喜欢叶蝉,是不是?”
    柳枯蝶低下头。在帮主面前,她不敢撒谎,嗫嚅着道:“我只是觉得,他长得实在很英俊、、、、、、”
    卢大坤哈哈大笑,伸手摩挲着柳枯蝶细滑的肌肤,道:“那你就去,去跟叶蝉谈恋爱。我看得出,他也很喜欢你。”
    柳枯蝶闻言惊惧,忙跪倒在地,颤声道:“帮主不必考验枯蝶!枯蝶只属于帮主一个人!”
    卢大坤中科白癜风微信账号吸着烟斗,淡笑道:“我能为一帮之主,自然不会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我很喜欢撮合男欢女爱。你去吧,去跟叶蝉谈恋爱。我、、、、、、祝福你们。”
    卢大坤没有看错,叶蝉果然很喜欢柳枯蝶。
    但他见了柳枯蝶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你走吧。”
    柳枯蝶奇道:“我走?走哪里去?”
    叶蝉的眼睛很深邃。他望着白衣飘飘的柳枯蝶,沉声道:“我知道你跟我一样,来到卢大坤身边,都是有着很深的秘密。你跟我一样,为了达到目的,承受了太多痛苦。若非为了仇恨,我们是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柳枯蝶神色变了,低声道:“你究竟在胡说什么?”
    叶蝉道:“我知道你是来刺杀卢大坤的。你的原名,不叫柳枯蝶,而叫楚秋霞,是‘九天飞狐’的长女,只因自幼便被父母送到武当学艺,所以江湖上很少人知道楚凌风还有个大女儿。你为了给父亲报仇,不惜杀了自己的亲生弟妹来接近卢大坤,但是你也看出,你绝对没有机会。卢大坤的武功,高出你太多,而且,他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邪术。因此,我劝你,走吧,离开血刀帮,隐居山林,忘记复仇,或许能够平安地度过一生。”
    柳枯蝶转身便走,叶蝉看到她双肩耸动,也能想象到她的眼中,那刻正渗出血泪。
    柳枯蝶没有离开血刀帮,当她再次跟叶蝉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叶蝉也没有再劝他离开,更没有再揭发她的隐秘。两人真的像卢大坤所安排的那样,恋爱了,从肉体到灵魂,都恋爱了。
    一次,在小溪边,叶蝉盘坐着,柳枯蝶枕在他膝上,两人一起望着水中破碎的月亮。柳枯蝶忽然问道:“叶蝉,你可知道帮主为何允许我们像这样相爱?好像我们爱得越深,他就越满意似的。”
    叶蝉切齿道:“你难道猜不出原因?我们都是他的玩物。我们爱得越深,他看得越有趣。我们再怎么相爱,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我们爱得越深,他越能粗暴地占有我们,以满足他那种邪恶的情欲。”
    柳枯蝶叹道:“这些我都能想象出,只是因为感觉到恐怖和恶心,所以不敢经常去想。叶蝉,你已知晓我的秘密。现在,我也能发觉你的秘密了、、、、、、”
    叶蝉警觉道:“我有什么秘密?”
    柳枯蝶抬头仰望着爱人的脸,淡笑道:“昨天帮主忽然要我刺杀你。我想,帮主已经发觉了你呆在他身边,目的也是想对他不利。我只是不明白,帮主为什么不亲自动手,或者派别的人来杀你?他难道不知道,我是绝对下不了手的,因为,我爱你。”
    叶蝉苦笑道:“我早预感到有这一天。他会让我们深深相爱后,再逼迫我们之中的一个去杀死另一个。他喜欢享受别人的痛苦。”
    梦到这里,龙星梦见自己作为卢大坤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冷笑道:“叶蝉,你说得不错,我喜欢享受别人的痛苦,但我不亲你的原因,还有另外的缘由、、、、、、叶蝉,你知道你自己究竟是谁?”
    叶蝉与柳枯蝶早已惊起,颤声道:“我是谁?我是叶蝉,是你的工具、玩物、、、、、、”
    卢大坤叹道:“你当然是我的工具和玩物,但除了这些,你还有一个秘密。你是我妹妹的儿子,我的亲外甥、、、、、、”
    叶蝉闻言震惊,后退两步,颤声道:“你说什么?!、、、、、、”
    卢大坤笑道:“你只知道我当年杀了你的母亲,所以潜伏到我身边十几年,想找机会杀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其实,当年正是我向你母亲求爱没有成功,所以怀恨在心,发誓小儿白癜风能治好吗一定要用最残忍的方法报复她。我不但杀了他的丈夫,强暴了她的身体,还在逼死她后,好好地把你培养成我的娈童,在肉体上摧残你,在精神上折磨你,好让你的母亲,那个当年拒绝我的贱女人,让她的灵魂永生永世煎熬在炼狱中,永远不得超生、、、、、、”
    风大师及时赶到,夺下了龙星割向自己腕脉的刀片。
    风大师沉声道:“死,就能解脱罪孽吗?”
    龙星泣声道:“大师,我实在无法承受,梦中那个罪恶的自己。您说,那是不是就像弗洛伊德所描述的那样,是我的另一重人格?另一重罪恶的人格、、、、、、”
    风大师走到书柜前,取下酒瓶和酒杯,叹道:“人格只是表相,你读了金刚经,就不该再着相。我让你联系着〈北京哪有治疗白癜风医院的地址楞严经〉去想,一切就释然了。”
    龙星一面回忆着佛经的章节,一面切齿道:“我只希望,在明晚的梦中,叶蝉和柳枯蝶能联合起来,杀死我这个邪恶的仇人、、、、、、”
    第七晚。
    卢大坤指着柳枯蝶,笑道:“你为了接近我,杀死自己的亲生弟妹,这一点够残忍,我很欣赏,但现在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快结束了,我需要寻求新的刺激。我最后给你们两人三天时间,在这三天之内,你们或者逃亡,或者想法来杀我,都可以,请尽情开动你们的脑筋。三天之后,嘿嘿,对不起,我就要把枯蝶的尸体送给一位巫师做标本。至于叶蝉,我要把你和你母亲的魂魄锁在一个瓶子里,投入贴了符咒的火炉里去烘烤,然后把你们永不得超生的魂魄用来泡酒,招待我的一些贵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yy链接库    

GMT+8, 2018-12-19 03:3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