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藏本站

yy链接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回复: 0

阿矿下岗记

[复制链接]

6166

主题

6166

帖子

0

精华

大湿

Rank: 3Rank: 3Rank: 3

可乐
12370
鸡腿
0
性别
保密
注册时间
2018-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7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8-12-7 21: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矿下岗记
      
   
    偌大的钢铁加工厂,说垮就垮了?阿矿怎么也想不通。一个月前,当他接续到下岗通知书,好象生了一场病。厂领导找他谈话,说资金不能回笼,停产半年多,职工开不了工资,他们心里也不好受。厂长还说下岗只是暂时的,一旦企业有了转机,将随时会通知大家上岗的……“唉,我这个特殊钢材加工车间的工段长,好歹也是个生产骨干呢。可是何时企业才能有转机呢?”阿矿没精打采地坐在沙发上,一个劲地抽烟。
    妻子春兰过来安慰他,说:“瞧你,眼眶都凹下去了。那么壮实的汉子,老是在家里窝着,别憋出病来。走,陪我上街练摊去吧?”妻子和女儿抬着个大包,里面全是多彩的童装。“好了,我说你烦不烦呀,就让我在家里安静几天,好不好?”“苹苹,咱们走。”看到丈夫紧锁的眉头,春兰用力拽了女儿一把,出门走了。突然苹苹回头扬起手:“老爸,拜拜!”“拜拜。”阿矿有气无力地抬起了右手。
    这是一只粗大的手。他仔细地端详着这只手:满手的老茧,天生就是块劳动的材料。可是现在他却要下岗了。下岗对每个人来说,可能都是件痛苦的事,回想起妻子初下岗时的情景,他记忆犹新。春兰差点没得神经病,多亏了自己苦口婆心地做她的思想工作。
    阿矿一边想着心事,一边看着挂在墙上的工作照:锅炉平台上站着三个人,自己居中,左边高大山,右边李小磊,他们都是自己的师弟。他俩比自己年轻又有文凭,因此早被厂里提拔为中层干部,所白癜风能治好嘛以,这次下岗还轮不到他们。
    看到身后那特钢熔炉,他回想起有多少次技改、配料和钢水出炉都是自己和高大山、李小磊等工友们一道进行的啊……唉   阿矿真名王金矿,与新中国是同龄人,他和妻子杨春兰都是老三届的知青,他们曾怀着:“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到农村广阔天地去,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的激情,在革命老区大别山,一干就是八年,那八年可真是够苦的,他们每天没早没晚地做着农活,一天的工分值不到五角钱。每当他们回想起北京中科皮肤医院好不好那段时光,春兰总是提高声调说:“那八年,就别提它了!”
    说来也巧,他俩一同下放又一同回城,春兰进了纺织厂,阿矿进了钢铁加工厂。改革开放以后,这两面三刀家工厂曾一度是效益不错的单位,十几年来,两口子的工资奖金加起来,月收一千多元,三口之家生产得还算美满。
    自从春兰在两年前下岗以后,家庭全靠阿矿一人支撑,生活就有点紧巴巴的了。去年女儿高中毕业没有工作,加重了妻子的“心病”。阿矿还算想得开,每当春兰难过得落泪时,他总是劝慰地说:“别难过,人应该往前看,和三年自然灾害相比,和下放到农村时比,现在我们应该满足了。”如今自己也要下岗了,阿矿的心里乱成了一团麻。上午电话铃响了好几启遍,阿矿不想接,电话就一个劲地响个不停。“我叫你烦我!”一用劲,电话线断了。
    自从自己接到下岗通知书的那天起,妻子、女儿每天就起早摸黑地上街摆开了地摊。一个星期前,他做好了午饭,正准备给她们送去,刚出门,碰到师傅赵老焉。赵师傅问他上哪去,他嗯了半天,才答非所问地说:“赵师傅,找我有事吗?”“有点事。”赵师傅回答说。结果阿矿留赵师傅在家吃了顿午饭。当得知赵师傅的小女儿考上大学交不起学费时,阿矿借给他五佰元钱。妻子知道后和他吵了好几天。最近他发现妻子的脸上又有了笑容。听女儿说,她们每天卖童装净赚十几元呢。是真是假,他半信半疑……
    “别胡思乱想了。阿矿呀阿矿,当改革进入攻坚阶段,企业暂遇到困难时,一个员应该为国家分忧为企业分忧才对呀,平时自己不是也常做那些下岗职工的思想工作吗?不街道这些天,脑子里的哪根弦被别住了,怎么不开窍呢。对,我明天 就去帮春兰摆地摊去。”这样一想,阿矿的心情好受多了。
    咚咚咚……,“阿矿,开门!”听到春兰的敲门声,他起身把门打开,见到妻子满面笑容,就说:“是衣服卖完了吗?”“不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们厂要派你出一趟远差呢。”“怎样控制白癜风夫人,别逗了好吗?我都下岗了……这是不可能的事。”“谁逗你来着,说真格的,是去澳门!”“谁告诉你的?”“街上碰到高大山,他说你们厂里要去五六个人呢。”
    话音刚落,高大山和李小磊都来了。高大山一见面就说:“阿矿快点准备一下吧,过两天手续一办好,咱们就动身。”阿矿说:“两位科长,都有给我坐下。出差事由,来龙去脉,请说个明白?”高大山和李小磊这才坐了下来。春兰忙着沏茶,阿矿递上了香烟。李小磊说:“情况是这样的:澳门宇洋船舶公司的周老板是本地人,回来榨亲时,张市长接见了他。谈话中得知该公司急需要一批特殊钢板。市府决定从我们厂派人去宇洋公司先考察,而后根据情况再签定合同。”“用量呢?”“听说一万吨左右。”“那生产资金呢?”“周老板中科与白癜风患者同在答应捐赠一点,张市长说从我市几家银行再贷一点,然后再向社会集一点。”阿矿说:“那太好了。你们怎么不早打个电话来告诉我一声呢?”高大山说:“上午我们才得到消息,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我还以为你们家的电话也下岗了呢。”“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yy链接库    

GMT+8, 2018-12-17 11:0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