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收藏本站

yy链接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回复: 0

小提琴的音符又飞起来了

[复制链接]

6503

主题

6503

帖子

0

精华

大湿

Rank: 3Rank: 3Rank: 3

可乐
13048
鸡腿
0
性别
保密
注册时间
2018-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9
阅读权限
30
发表于 2018-12-7 03: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提琴的音符又飞起来了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300篇》
    六 故事新编、异人趣事篇
    第164篇 小提琴的音符又飞起来了
      
    这是个“击鼓磨刀”风雨夜,天空乌黑、暴雨滂沱,哗啦啦轰隆隆的雷雨和霹雳声,一阵接着一阵。
    他第三次遇上这样的时候。第一次是儿时,外婆说老天爷在击鼓磨刀,要惩罚那些作孽、没良心、坑害好人、不孝敬父母的人,要惩罚那些暴殄天物的败家子。他还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后来晓得雷雨霹雳闪电是大自然现象,和什么人作孽不一定有关系。尤其学了辩证唯物主义,天地神灵的概念更淡薄了。
    后来越来越不明白究竟有没有神灵,有人说有也又有人说没有。被“改造”的那会儿一难友告诉了他远房姑姑死而复生的故事:小鬼把她抓去阴森恐怖的阎王殿,阎王爷高高瘦瘦,说话如同鼻子眼里出来的声音瓮声瓮气。
    姑姑吓得瘫倒在地,小鬼用铁链拖着她走。她看见阎王翻开一本厚厚的书,后来知道那叫生死簿。阎王瞄了她一眼,说她离寿限还有三年,她做人善良,孝敬父母,还救过落难之人,又收留过一个孤儿。这次小鬼错抓,她又吃了不少苦,给她加三年寿作为补偿。六年后满口牙全没了的姑姑果然无病而终。
    儿时的那次暴雨起初觉得很好玩,高兴得不得了,又不要上学了,后来总是哗啦轰隆响个不停才害怕了起来。
    第二次是大学年代,永生永世也不会忘记那个日子,正要离校奔赴工作岗位前夕,同学们满腔热忱地打算各自奔赴工作岗位。
    ……往事不堪回首;也是这样乌黑的天空、暴雨滂沱,哗啦啦轰隆隆的雷雨霹雳声不断。
    每次去解手都望着那冷冰冰的铁栏杆,木然的站在栏杆背后望下面那片水泥地,天气好时有卖面条馄饨和油炸黄鱼的摊子,他常在那里吃夜点。他犹豫、矛盾,矛盾、犹豫,只要俯身就下去了,可以结束难堪的日日夜夜。
    突然一声霹雷,紧随着一个亮晶晶的绿色火球从铁栏杆外滚了进来。天天写检查交待很不好过,犹豫了几天没有下的决心似乎豁然开朗,该是自己的末日了。绿色火球似乎是来召唤他的,随那绿色火球进来,一刹那间突然把他的念头变成了决心……
    后来才知道把大家吓坏了,胆小的都不敢走近,有同学脸色煞白,女同学更是声音发颤,话都说不出来,胆大的俩男同学把他送去旁边那个医院。
    想着想着,思绪绵绵,怎么也睡不着了,从床上起来把房里的花枝形吊灯打开;他需要亮光,不愿意在黑黢黢中听这可怕的雷雨和霹雳声,怕想往事。
    脑子由不得自己,越想越不能入睡,翻了几次身,又哈欠了许多次还是没有入睡。这是一个难友教他的,不能入睡时就不断地哈欠,不想其它的事。今天晚上这个办法完全失效了。
    他怕把妻子惊醒,起来轻轻关上房门后又回到那峥嵘岁月的回忆:
    同学们都奔赴各地工作岗位了,他留下等待处理……一间旧仓库,没有灯,一股熏人的霉味和臭味,他不住的打颤。这天倒是天清气朗,月光从缝隙里钻进了仓库。他真希望又是那击鼓磨刀的夜晚,有个绿色的火球滚进仓库里来把自己彻底烧毁呵。
    天空晴朗,他心里却是暴雨滂沱,还似乎有成千上万的小虫在肉里爬,在血管里钻,在啃噬自己的脑袋、血管、心脏,他恨老天爷那天为什么不收留他,甚至想,那俩同学何苦把他背去医院,人不都有那么一次嘛。
    “上天为什么,我做过什么坏事呀?没有,什么坏事也没有做过,为什么要受这般惩罚和折磨?难道我不善良,不孝敬父出现了白癜风症状需及时的治疗母,难道我暴殄天物,难道我害过人,难道我触怒了老天爷?”
    “没有啊,一向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读书,自己是个善良的人,还常常帮助弱小同学,我到底有什么罪呀,老天爷,你说呀!”
    “不就去过一次对岸,那时还不到十八岁,年轻不懂事图新鲜罢了,半路上意识到问题严重,家里还有老父老母需要自己赡养和孝敬,还有小弟弟小妹妹需要在家照看,便马上冒危险回头。别人还不一定知道只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在症状判断上有何高招,是自己说出来的,相信大家啊。”
    真想离开这个世界,老天爷为什么一定要挽留呢?后来,上课都是同学背去教室,吃饭是送来寝室,多么受罪,可是天天还要接受批判,说自己是威胁,又说是假装……没料到想活难想死也不容易呵。
    今晚是第三次这样的大雨滂沱。不过他不再觉得可怕,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房里的大吊灯那么亮堂堂。他怕惊醒隔壁房间的妻子,起来轻轻地把房门关上。
    又想起那女孩小慧,后来躲得远远的,只说了一句,组织要她考虑自己的前途。她唱的歌真好听,从那以后再也没听过她美丽的歌声了。
    从前向往美好的,现在不想了,能现在这样安安稳稳就心满愿足了,说现在就是若要防疾可寻细要也行,不要受管制,不要天天检查交待,爱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大家和和美美,日子多舒心呵。
    唉,要什么席梦思床嘛,要什么大吊灯嘛,要什么地毯嘛,要什么鸡鸭鱼肉嘛,只要能自由自在、安安稳稳,睡地板也够享福了,想起那水汪汪到处是蜘蛛和虫子的泥巴地,甚至都觉得现在的日子有些太奢华太忘本了。
    有人说年轻时吃了苦,老了应当多享些福弥补回来。这话怎说的,有什么可弥补的,过去吃不饱,现在吃两份三份就算弥补吗,又不是牲口;过去没时间睡,现在一连睡几天几夜就算弥补吗,又不是睡虫;过去超强劳动,现在躺着叫人伺候就算弥补吗,又不是病人;过去没有穿,现在穿高档名牌就算弥补吗,又不是衣架子……有什么弥补,又弥补什么哦。
    青春呢,事业呢,向往呢,理想呢,爱情呢……能弥补得了吗?永远是过去,一去就永远不复返,金钱买不回来这些的。
    那个活又活不成死又死不了的日子,偶然想起一次几个同学在西湖驾轻舟荡漾。正在湖中心时忽然狂风大作、波浪翻腾,四周船只全渐渐靠岸……痛苦的那些日子甚至想过,那天何苦极力挣扎,如果就此沉没,去了那个世界,岂不一切都解脱了嘛。
    一天巧遇那个常常开导自己的难友,他现在日子很好,不仅平反了,还得到离休干部待遇。他的命运还要惨,几乎没有命了。“群众专政”年代已经判了死刑,就差一个晚上,上级通知死刑要由领导机关批准。他算是捡来一条命,改成“劳改”,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
    那个难友批评了他的鲁莽冒失,哪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个难友告诉了李白的诗句:“向使当初身便死,人身真伪谁复知?”
    他要他今后无论怎样艰苦难熬也要留住自己的生命,死了不就如同一只小虫子。还告诉他只要保住一颗善良的心,总有昭雪的一天。他还告诉了其它许多事……
    忽然传来优美的小提琴声,悦耳悠扬,像是在空中飘荡,又像是在梦幻中,和这“击鼓磨刀”的风雨夜实在非常不协调,声音是那么优美。
    他想起自己的小提琴;那年代中他的小提琴被人一脚踩破了,他还记得那凄厉的申斥声:“还有心情拉小提琴,好好考虑交待自己的问题!”
    妻子是他的同学左手白癜风能治好吗,知道他酷爱音乐,知道他常常想起小提琴和那个女孩小慧。妻子知道他没有睡着,放了小提琴的音乐磁带,她不进房间里来打扰,只把房门微微推开,让优美的音符飞来他身旁做伴。小提琴的音符又飞起来了,又飞起来了。
    他在如诉如泣的音符中聆听“击鼓磨刀”的凄厉风雨声,有妻子的心伴着,有耀眼的吊灯,有舒坦的席梦思床,不再怕天空乌黑、暴雨滂沱和雷雨霹雳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yy链接库    

GMT+8, 2018-12-19 03:4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